正在阅读:杨文广在甘谷打仗的故事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历史沿革 / 正文

11文章频道通栏广告.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杨文广在甘谷打仗的故事

原创 超级管理员2021/02/01 22:22:48 发布 来源:甘谷在线 作者:甘谷在线 1896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2021年1月27日,大型秦腔历史剧《筚篥魂》开排仪式在甘谷县冀兴秦剧团开排,县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巩健康,县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李志奋、《筚篥魂》剧作者牛勃,《筚篥魂》导演刘正恩先生及冀兴秦剧团全体人员共计60多人参加开排仪式。


《筚篥魂》的题材来源于《宋史》中关于杨文广和筚篥城之役的记载。筚篥城在今天的甘肃省甘谷县大庄镇杨家城子村一带,以此而南至今安远镇(古柳州城)为宋夏交戈的拉锯地带。历史上,以杨文广为代表的杨家将曾在此驻兵作战,取得了筚篥城之役---这场改变了北宋战略的大胜仗,有力地支持和验证了王安石变法亦即熙宁变法。而历史剧《筚篥魂》将筚篥城之役置于大宋战略、王安石变法等大的历史背景中,以小见大,展示英雄在变革中的命运沉浮和对于国家的忠贞不渝。该剧通过众多的舞台形象和团结一心的精神,在矛盾冲突中彰显英雄和普通人的家园情怀,在展示人物形象的同时展示了厚重的地方人文历史。


《筚篥魂》是全县文艺界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紧紧围绕重大时间节点,营造“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浓厚氛围,以文艺的形式创排的秦腔历史剧。该剧通过众多的舞台形象和团结一心的精神,展示了“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的英雄气概,从而达到激励人心,震撼大众,聚焦党和人民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光辉事迹,激励全县文艺工作者积极投身改革发展的伟大实践中去,以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为原则,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多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同时有力推动我县文旅事业深度融合发展。

【甘肃日报】筚篥堡大捷 北宋抗击西夏的转折点

作者:牛 勃

(筚篥堡遗址)



杨文广是宋代著名的军事将领,为“杨家将”中最具传奇者之一。其一生南伐侬智高,西征西夏,北御契丹,足迹所至,达于宋帝国三边。其在甘谷的戍边筑城活动,成为其一生最重要的华彩篇章之一。

筚篥堡一战定乾坤
《宋史》记载:“杨文广,字仲容。以班行讨贼张海有功,授殿直。范仲淹宣抚陕西,与语奇之,置麾下。从狄青南征,知德顺军,为广西钤辖,知宜、邕州,累迁左藏库使,带御器械。治平中,议宿卫将,英宗曰:‘文广,名将后,且有功。’乃擢成州团练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迁兴州防御使。”  南伐侬智高后,杨文广初隶韩琦,继隶范仲淹从事防御西夏战事。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六月,朝廷认为杨文广有统御之才,而且熟知广西形势,即超升四级,使为供备库使出任广西钤辖,兼判宜、邕二州,以备侬智高。杨文广屯守广西历十余年,大理国始终不敢授侬智高东出,而侬智高终至死于大理国境内。杨文广因战功卓著迁左藏库使,带御器械。至宋英宗时升任成州团练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时,杨文广已成为中央禁军统帅之一。

杨文广任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不三年,英宗死,神宗继位,改元熙宁。宋神宗是两宋皇帝中比较振作的一个,在位十八年,以“熙宁变法”,即史称“王安石变法”影响最大。熙宁变法的结果之一,就是对西夏采取攻势作战和这一作战的胜利。这一胜利的起点,就是杨文广略取秦州筚篥,切断西夏王国与岷山地区氐羌部落的联系。

筚篥在甘谷县城北四十公里散渡河旁,即今天的大庄镇杨家城子村一带,形势险要,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熙宁变法中,朝廷任命大将韩琦为陕西经略安抚使,统筹对西夏作战。合并陕西为两路,一路称永兴军路,治今西安,由韩琦兼领;二路称秦凤路,治今秦州,派杨文广以兴州防御使衔任副都总管。秦凤辖区南起岷山、秦岭,东逾六盘山,其西境与北境因西夏的进犯已收缩至定西、秦川一线。此线以外的居民多羌族部落,依附宋朝的称“熟户”,不附的叫“生户”。此前秦州(今甘肃天水)西北境筚篥地区,已经形成以筚篥城为中心的要塞集群,统辖陇阳、大甘、吹藏、陇诺、尖竿等5堡。筚篥地区原住“熟户”被西夏劫掠西迁后,地空数百里。知秦州马仲甫言于其地筑城屯兵,保护耕种,一则可警备西夏,二则可充军实而省粮运。

宋神宗大为赞赏,立即下达旨意让杨文广紧急驰援,督成其事。当时,西夏置保泰军于定西后,正谋南下秦川。杨文广闻接到旨令,当即整兵上路,他假称筚篥堡有泉喷珠,激励士卒日夜急行一百八十里,到达筚篥后,紧急部署,加强营垒。黎明时分,西夏大军果然蜂拥而至,见筚篥堡已被杨文广占据,无法攻克,便留书言道:“当白国主,以数万精骑逐汝。”杨文广开城追击,杀其数千人。战事结束后,有人问杨文广为什么要如此急行军,他说:“先人有夺人之气。此必争之地,彼若知而据之,未可图也。”众人莫不叹服杨文广的料事如神。

筚篥城之筑及筚篥城之战的告捷,与王安石变法一起,成为宋夏战争中宋由节节溃败转入反攻的转折点。杨文广占据筚篥堡后,一面加固城防工事,一面自鸡川砦(即冀川砦,今天水市)筑堡,北抵南谷,此后,古渭东南数百里间皆成“内地”。宋神宗闻捷报大喜,“诏书褒谕,赐裘衣带马”。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六、七月间,又改筚篥堡为“甘谷堡”。后民间以筚篥堡为筚篥城,相传至今。筚篥堡于北宋历史之重要,于此可见。

“杨家将”名传千古
早在杨文广筚篥城之战五十年前,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宋朝廷就已经设置安远寨,属秦州,后又属通渭县,以西夏常北来入侵,取“安其远方”之意。安远距筚篥堡不足二十公里,杨文广占据筚篥堡之后,对安远这个两河环抱,西倚山,北靠川的伏羌屏障和战略要地,自然极为重视。安远又称柳州城,何以如此,史书未有记载,当地传说却和杨文广父亲杨延昭有关。说当年西夏侵扰,宋王赵匡胤感到威胁很大,便下旨名将杨延昭率十万大军北征。杨延昭这时正驻军西南柳州郡,即今广西柳州市,杨延昭奉命北征,遭西夏围攻时退守安远,见此地两河环抱,土地平旷,便筑城坚守。驻扎已定,杨延昭问当地人该地叫什么名时,百姓说没有名,杨延昭想,我过去在柳州做郡守,那里绿柳遍地,山清水秀,到这儿也是山清水秀,绿柳成荫,干脆,就叫柳州城吧。后来,杨延昭班师回朝,为表敬意,百姓将他曾经穿过的一件战袍埋到城南盈谷山顶,并在山腰的平地处设牌位祭祀,天长日久,香火渐盛,人们就把盈谷山称为香台山,把埋有杨延昭战袍的山顶大土堆称为六郎坟。

民间传说不是历史,往往却有历史的影子。杨延昭享年五十七岁,终其一生,二三十年间一直和契丹作战,史书中并没有来安远一带和西夏作战的记载,亦无屯兵柳州,做柳州郡守的经历。倒是他的儿子杨文广,“从狄青南征,知德顺军,为广西钤辖,知宜、邕二州”。刘元卿《奕贤编》有“杨文广被困柳州城中,内乏粮饷,外阻援军”之说。以此来看,将安远寨命名为柳州城者,应当是杨文广,而非民间传说中的杨延昭。

香台山在安远镇正南,隔清溪河与安远镇相对。山顶有大冢,当地称“六郎坟”。六郎者何人?《宋史》云:“延昭智勇善战,所得奉赐悉犒军,未尝问家事。出入骑从如小校,号令严明。与士卒同甘苦,遇敌必身先,行阵克捷,推功于下,故人乐为用。在边防二十余年,契丹惮之,目为杨六郎。”以此审之,山顶杨六郎坟亦非是杨延昭坟。当然,杨文广为表对父之敬意,立衣冠冢于山顶,使“契丹惮之”,西夏惮之,很有可能。即便如此,传说还是有很多疏漏之处,杨延昭并不是杨业第六子。非但不是老六,按《宋史》记载,当为老大。“业既殁,朝廷录其子供奉官延昭为崇仪副使,次子殿直延浦、延训为供奉官,延环、延贵、延彬并为殿直。”杨延昭有子四人,名传永、德政、文广、充广,杨文广排行老三。香台山顶“六郎坟”,依传说是“六郎坟”,按史实却不是“六郎坟”。

史书不曾记杨文广年寿,从他死于公元1074年计,其距父杨延昭死(公元1014年)已达六十个年头,而他又是延昭中子,即令晚出,也当高寿七十左右,由此上推,其南征侬智高,戍守广西时至少年在四五十岁,而守秦凤,战筚篥时已是老将。舞台上演杨文广多作小生,又因杨延昭、杨文广年龄相差五十多岁,人们便误以为他们不是父子,从而给他们中间插上了杨宗保一代,使本来的父子变成了祖孙。这是戏剧,比起传说来,戏剧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和历史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故城遗址见证历史
筚篥故城位于今甘肃天水市西北90公里,甘谷县城北35公里,大庄镇西境城子村一带,当地习称城子村“杨家城”,居民多为杨姓,传说大都是杨文广后裔。城子村略南俗称“城子下”的地方,即当年的筚篥城遗址,迄今其遗存面积约50余亩,呈平旷高阜状,四周冲沟发育,出于戏剧中杨家将“七狼八虎”,当地俗称“虎狼川”。

筚篥故城遗迹于20世纪70年代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中大都夷为平地,除了“城子上”、“城子下”、“虎狼川”、“营房川”等世代流传下来的地名依然见证着历史外,故城北百米处犹留有墩台,为一方制高点,惟墩台上半已损毁。墩台东南北向冲沟为当年杨文广伏兵的“营房川”。

筚篥故城东南濒临渭河一级支流散渡河;西面为深邃的黄土冲沟;西北为十八盘山,陡险异常;东北面为山梁,山梁外为冲沟。筚篥城可谓坐落于一严实、隐蔽的呈新月形山间盆地。今日登临其故城遗址,俯仰四方,仍能感觉到其战略位置的重要性:其一,从微观视角看,既居高临下,地形险要而严实,易守难攻;又当一方平旷山间盆地,极宜统筹部署,调度集散;犹有散渡河相当丰富的水源,军民人马短时、长期食饮无忧;其二,从宏观视角看,地当宋关中重镇秦州与西夏间战略通道——散渡河谷要冲和锁钥,是以宋有筚篥,则夏之触角不仅不能深入广漠的渭水平原,就连秦州也近前不得;若夏占领筚篥为突破口,则长驱东下秦州、渭河平原……可谓“水到渠成”。杨文广所说“此必争之地”,乃至其得失攸关“彼若知而据之,则未可图也”。如今登临,俯仰形势,甚感其意正在于斯,以至洞若观火。

安远宋称“安远城”,一作“安远砦”,肇筑于宋天禧二年(1018年)。其由始如同筚篥城,意在防范西夏入侵抄掠,命名取义即安定西陲。宋安远故城当今甘谷县城与城子(筚篥)之间,东南距甘谷17公里,西北距城子18公里,遗址即今甘谷西北安远镇。今安远镇分设大城、北城、南城、西城等4行政村,村委会皆驻安远镇。安远镇南畔有“宋城”遗址,为当年杨文广所筑,有南北二城。南城习称“大城”;北城一称“官城”,驻指挥机关及其眷属。北城呈正方形,边长400米,今已泯湮无存。南城(大城)东西1000米,南北500米,南垣残存150米,西垣残存200米,残高10米,底厚15米,夯层11厘米;南门外、北门内各有瓮城,今已坍塌,惟土台犹存,略现轮廓。

安远城西500米有一相对平阔地带,当地世代相传系杨文广校场。校场中间有演武厅;校场西侧为校场坡,习称跑马道;校场南为香台山,山上厚家坪村有六郎坟(衣冠冢),世传为杨文广家祭处。其实,六郎坟为一方制高点,一俟登临,大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概,可谓四方远近,尽收眼底。原来置身其中,居高临下,敌我动静、战场态势,一望无遗。  安远的地理形势,西南依香台山,东濒散渡河,南环清溪河,地当散渡河与清溪河汇流处三角地带。据安远,可以香台山为依托,既可溯散渡河谷北上,又能溯清溪河谷西去,可谓天造地设,易守难攻。不宁唯是,安远又当古丝绸之路上,一向人烟稠密,边贸炽盛,是以军民生活所需、物资供给无虞。安远与筚篥的地理形势颇为相似,地当宋关中重镇秦州与西夏间散渡河谷战略通道要冲,更两地南北遥相呼应,筚篥是安远的前哨,安远为筚篥的后援,唇齿相依,共成掎角之势,构成一南北、前后联防有机整体。日前置身于斯,颇感当年杨文广之所以运筹若定,筚篥之役告捷,乃至传奇般完胜,此中自有万无一失之安远后援之保障。

免责声明:

以上内容为商家推广信息,资料由商家提供,仅供参考,与本平台立场无关,最终解释权归商家所有。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找工作、找房子、找电话、甘谷微圈一键发!

已有0人点赞

扫码_搜索联合传播样式.jp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